第一章

 

是誰在流血!

  藤池突然憶起蟻皮的死,這記憶頓時淹沒了她的思緒,於是愣了一下。每每她聞到血腥味時,就會突然想起他。到現在她都還感覺得到他的皮肉在她利爪下綻開,也還看得到他最後的痛苦痙攣,直到停止不動。為了取信虎星,她不得不殺了風族戰士。此舉使她贏得了黑暗森林戰士的恐怖榮銜,但她知道自己永遠也洗刷不掉留在她爪間的血腥味。

  「停下來!」她吼道。

  樺落的飛撲動作做了一半,愣在原地瞪著她。「怎麼了?」

  「我聞到血腥味,」她厲聲道:「我們只是在練習,我不希望有誰受傷。」

  樺落朝她眨眨眼睛,一臉疑惑。

  紅柳從樺落腳下蹣跚爬出來。「只是一點小傷口。」影族戰士喵聲道。他把耳朵秀給藤池看。耳尖有個細小的傷口滲出一點血。

  「反正小心點就是了。」藤池告誡道。

  「小心點?」鷹霜的吼聲嚇得她趕緊轉身。「馬上就要開戰了,爪子不出鞘,怎麼贏?」鷹霜齜牙咧嘴,瞪著藤池。「我還以為你在幫忙訓練我們的新學員,讓他們脫胎換骨,成為真正的貓戰士,不再是軟弱的部族貓。」

  樺落倒豎毛髮。「部族貓並不軟弱。」

  「那你為什麼要來這裡?」鷹霜質疑道。

  紅柳揮著尾巴。「我們的部族需要我們變得更強悍,這是你告訴我們的,你忘了嗎?」

  鷹霜緩緩點頭。「只有來這裡,才能學到你們需要的戰技。」他的鼻子朝樺落的方向努了一下。「再攻擊紅柳一次,」他下令道:「這一次,不要一聞到血腥味就停下來。」他朝藤池瞇起眼睛。

  藤池吞吞口水,擔心自己洩了底。黑暗森林的貓都不知道她其實是來這裡幫鴿翅、松鴉羽和獅焰臥底的。她抬起下巴,從樺落旁邊衝過去。「你要像這樣飛撲。」她告訴他,說完嘶地一聲撲向紅柳,低身躲開對方的爪子,張嘴叼住其中一隻前腳,借力使力地令他重心不穩,然後一扭頭,紅柳摔個四腳朝天,光聽聲音就知道他摔得不輕。她根本沒有使出利牙,只是把扭頭的時機掐得剛好到不必扭傷他的腳,就能絆倒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rriorcats 的頭像
warriorcats

貓戰士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