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陣痛突然襲來,雨花全身發抖。棘莓深吸口氣,呼嘯風聲和隆隆雷聲不斷傳進耳裡。貓后又一次被陣痛所襲,棘莓伸出前掌輕撫雨花的下腹。

  棘莓掃視下方河床上的蘆葦叢。沒有貝心的蹤影。「咬著它,」她用牙齒折下一根樹枝,放在雨花臉頰旁。「痛的時候,就咬它。」

  「你只有這個辦法嗎?」雨花嘶聲說道。

  「你只需要這個,」棘莓告訴她。「貓族自遠古以來,就有貓后生小貓,生產是這世上再自然不過的事。」

  雨花發出呻吟,緊咬棍子,身體不停發抖。

  貝心爬了上來,爪子扯破了樹皮。「對不起,」他全身溼透。「我得游進你的窩裡,才能進到裡面,可是你的藥草全被大水沖走了。」

  她還沒來得及回答,雨花又嘶聲叫了出來,棍子在她牙間喀吱作響。

  第一隻小貓來報到了。

  棘莓探身下去,剛好看見小貓滑進粗糙的樹皮上。她舔舔它,將這個不斷蠕動的小東西交給它父親。「別讓它掉下去。」她警告道。

  「一切都還好嗎?」亮天在樹下方喊道。水浪輕舔她的腳,洪水已經淹到這棵樹的位置。

  「又有隻小貓要出來了。」棘莓回報道。

  貝心朝下方看,但仍不忘用腳按住那隻不斷蠕動的小貓。「你找到暮水了嗎?」

  「沒看到她的蹤影。」亮天語氣沉重。

  貝心揮打著尾巴。「你去找其他的貓吧,我們沒事,等水退了,再回來找我們。」

  咬在雨花嘴裡的棍子突然應聲斷掉,第二隻小貓滑了出來。棘莓用牙齒咬住它,放進雨花懷裡。

  雨花接過來,伸出粗糙的舌頭不斷舔它,直到小貓發出喵聲。「是隻小公貓。」

  「這隻也是。」貝心輕輕將他那隻小貓放進它弟弟旁邊。他的聲音嘶啞。「太完美了。」他低聲道。

  貝心的臉頰與雨花互蹭,雨花發出喵嗚聲。「這隻小貓,我要叫它小橡,因為是這棵橡樹保護我們免受洪水之災。」她大聲說道。「而這隻我要叫它小風暴,因為是暴風雨讓我們來到這裡。」

  「在這種暴風雨裡出生的小貓,天生註定是偉大的戰士,」貝心咕噥說道。他很是驕傲地看著他的貓后。「只可惜不能讓兩兄弟都當族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rriorcats 的頭像
warriorcats

貓戰士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