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心從樹墩上跳下來,朝他的族貓走去,水花四濺。「只要我們團結一心,一切都能重建。」他堅持道。「不過那些為了救回幾根小樹枝而白白送命的貓,可就幫不上我們的忙了。」

  亮天心不甘情不願地鬆開臥鋪,眼睜睜看著它被捲進蘆葦叢裡,這才朝營地後方跑去。

  滾滾的黑色惡水在長老窩四周洶湧流竄,交織錯雜的柳條枝隨著洪流擺盪。霰星跳上斜坡,伸爪搖撼長老窩。「快出來!」

  迴霧從入口鑽出來。三隻小貓像剛從水裡撈出來的老鼠一樣跟在後面。她盯看著她的伴侶貓。「我們要上哪裡去?」

  「去高處。」霰星朝上坡處揮彈尾巴,河岸上方有成排的樹和灌木。

  一隻毛髮糾結的老貓從窩裡鑽出來。「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大的暴風雨。」

  一隻白色的虎斑母貓跟著走出來。「我們要上哪兒去?」她粗嘎地問道。

  公貓用尾巴輕撫她的背。「鳥歌,就往內陸一點的地方去吧,那裡比較安全。」

  鳥歌瞪大眼睛。「離開這條河?」

  「只是暫時的,」霰星承諾道。「大家走吧!」

  「等一下,」已經上了坡的貝心半途停下來回頭張望。「雨花呢?」

「我在這裡!」一隻淺灰色貓后小心翼翼地穿過急流,朝他走來,鼓脹的肚子裡懷著小貓。

  「你沒事吧?」貝心問道,同時嗅聞她。

  「等我爪子乾了,就沒事了。」她氣喘吁吁,雨水像小河一樣從她身上串流而下。

  一隻嬌小的白色母貓繞著貓后走來走去,兩眼閃閃發亮。「她一直在痛。」

  貝心瞇起眼睛。「要生了嗎?棘莓?」

  「我還不確定。」巫醫喵聲道。

  雨花注視著河族副族長。「去幫霰星的忙,我不會有事的。」

  貝心先是瞇起眼睛看著她,然後才轉身。「波爪?」

  「我在這裡!」一隻黑銀相間的虎斑公貓正用力撐開長老窩旁的蘆葦叢,讓族貓們出來,往高地前進。

  「注意一下是不是所有的貓都直接去林子了。」

  波爪朝副族長點點頭,同時輕推一隻拒絕走出來的長老。

  「沒有暮水,我不走。」長老的爪子戳進潮溼的土裡。「營地還沒淹水前,她就出去方便了,到現在還沒回來。」

  「我們會找到她的,」波爪在風裡放聲喊道。他看著族長,後者穩穩站在上坡處,瞪大眼睛,眺望殘破的營地。「你看得到她嗎,霰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rriorcats 的頭像
warriorcats

貓戰士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