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爪,不要責怪她們!」白翅喵聲說:「她們已經很認真工作了,特別是現在族裡沒有半個見習生,」她停下來,仔細端詳兩個女兒,接著說:「我會協助她們完成今天的工作。」

「妳必須去執行邊界巡邏。」棘爪告訴她。

「可是我必須陪伴在女兒們身邊,」白翅抗議,「你可以派其他的貓去巡邏邊界啊。」

棘爪不以為然,「隨便妳。」他咕噥說了一句,接著趾高氣昂地走開。

「妳們現在馬上梳洗乾淨,」白翅邊說,邊狂舔藤池的耳朵。

「不要舔我!」藤池抗議,「我又不是小貓!」

「妳們永遠是我的小貓。」白翅告訴她,連忙轉向鴿翅,同樣在她身上快速舔了一番。鴿翅彈開,大喊:「住手!我是堂堂的戰士!我可以自己整理毛髮!」

「那就證明給我看呀。我們需要去採一些青苔給長老鋪床,」白翅讓女兒在一旁火速梳理皮毛,自顧自地繼續說:「切記千萬不能讓波弟的床出現任何一根刺,要不然就沒完沒了了。趕快!」

她催促她們來到營地入口,在還沒到荊棘隧道前,便看到火星帶領清晨巡邏隊迎面走來。松鴉羽的鼻子充斥著族貓們的氣味。棘爪從空地的另一頭跑來和他們會合,塵皮、雲尾和亮心緊跟在後。狐躍從新鮮獵物堆抬起頭,嘴裡叼著一隻老鼠,莓鼻高傲地走向巡邏隊,葉池和松鼠飛跟在後面姍姍到來。

小鼴和小櫻桃衝出育兒室,咚咚跑到空地,一個勁兒地撲到莓鼻腳邊,差點把他絆倒。

「小心點!」他喃喃地說,重新穩住腳步,尾巴輕輕拂過兩隻亢奮的小貓。

真沒想到莓鼻這個討厭鬼竟然是個好父親,松鴉羽覺得很納悶。

「是影族入侵嗎?」小鼴用尖銳的聲音問,「我們可以去作戰嗎?」

「我學會了一個很好用的招式!」小櫻桃大喊,立刻對著一片葉子猛撲,試圖用小小的爪子撕碎它。

「你們當然不行去作戰!」罌粟霜氣喘吁吁地趕到孩子面前,「你們現在連見習生都不是!」

棘爪繞過小貓,在族長面前停下來。「有任何異狀嗎?」他問。

「沒有,一切都很平靜,」火星回答;松鴉羽也跟著湊過去聽。「各部族間似乎是處於相安無事的狀態。」

「嗯,」刺爪同意;這隻虎斑貓跟著火星進入營地。「風族和影族除了重新標示氣味記號外,看不出有任何逼近邊界的跡象。」

「太好了!」亮心大聲表示。

松鴉羽可不敢這麼樂觀。他知道各部族之間之所以保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是因為星族對部族邊界的壁壘分明。所有的戰士祖靈無不對每一隻貓耳提面命,希望他們遠離其他部族,除了自己的族貓外,誰都不要相信,並且要做好準備,面對即將鋪天蓋地而來的可怕風暴。

至少雷族有三隻貓出現在預言裡,松鴉羽心想。將有三隻貓,您至親的至親,星權在握。我、獅焰和鴿翅都屬同一個部族,這是否表示我們就能安然度過呢?

他舒展一下腳掌。失眠了一整夜,讓他四肢有些無力,但還是必須拖著四肢到山谷上方的金盞花圃一趟。此刻他想起了半個月前從殺無盡部落傳來的另一則預言。松鴉羽瞬間再次掉入黑漆漆、狂風呼嘯的山頂,橫屍遍野的死貓,閃著發光的眼睛直盯著他。尖石巫師的聲音似乎又幽幽地在他耳邊響起。

隨著星群末日的逼近,三必須變成四,共同對抗永無止盡的黑暗。 

松鴉羽從恍惚的幻影中清醒,再次被營地的氣味與聲音包圍。

我們該怎麼認出第四隻貓呢?當初也是歷經波折才找到三力量的。而這個新預言完全沒有提到火星的血親。松鴉羽強忍住沮喪的嘶喊聲。任何部族都有可能出現第四力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rriorcats 的頭像
warriorcats

貓戰士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