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冷的光猶如水波漣漪漾映在山洞地面上,面積廣闊到連穴頂都消失在陰影裡。永無止盡的水幕垂掛洞口,水聲迴盪岩間。

 

  山洞裡幾近最深處蹲伏著一隻衰弱的白色母貓。雖然年事已高,但那雙充滿智慧的綠色眼睛仍炯炯有神,掃視著山洞裡一大群骨瘦如柴的貓兒,他們正在粼粼閃爍的瀑布前面不安地踱步:老貓們挨擠於睡坑裡,小貓們絕望哀嚎,向筋疲力竭的的貓媽媽們乞食。

 

  「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老母貓自言自語道。

 

  幾條尾巴以距的地方,幾隻小貓為了一付老鷹屍骸起口角。屍骸上的肉早在前一天他們的貓媽媽們捕獵到的時候便分食光了。一隻小虎斑貓原本在那裡啃骨頭,被一隻體型較大的小黃貓給推開。

 

  「這給我吃!」他大聲說道。

 

  小虎斑貓撲上去,咬住小黃貓的尾巴。「你的腦袋長跳蚤嗎?我們也要吃啊!」她大聲喝斥發出哭號的黃色小公貓。

 

  一隻瘦到毛髮下肋骨歷歷可見的灰白色老母貓,小碎步地朝小貓們跑過來,趁機搶走骨頭。

 

  「嘿!」小黃貓出聲抗議。

 

  老母貓怒瞪他,開口吼道:「我已經做了好幾個季節的狩獵工作,難道沒有資格多分點骨頭嗎?」說完轉身昂首闊步地離去,嘴裡緊咬著骨頭。

 

  小黃貓瞪她一眼,隨即哭著朝他母親奔去。可是他母親沒有安慰他,反倒像是在喝斥他什麼,尾巴還憤怒地彈動。

 

  白色老母貓離得太遠,聽不見那隻貓媽媽說什麼,只能嘆口氣。

  每隻貓兒都已經到達忍耐的極限了,她心想道。

 

  她看著灰白色老貓快步穿過洞穴,將老鷹骨骸丟在一隻更老的母貓面前,後者蹲伏睡坑裡,鼻子擱在前爪上,目光呆滯地看著盡頭的穴壁。

 

  「給你,霧水。」灰白色老母貓伸出一隻腳把骨頭挪近她。「吃吧,份量不多,但多少有點幫助。」

 

  霧水的目光無動於衷地略過她朋友,移向別處。「銀霜,不用了,謝謝。我沒有胃口,自從斷羽死後我就沒胃口了。」她的聲音沙啞,帶著憂傷。「要是獵物夠多,有東西給他吃,他就不會死了。」然後又嘆口氣。「現在我只等著跟他相會。」

 

  「霧水,你不能……」

 

  這時洞口出現一群貓兒正在甩掉身上的雪花,吸引了原本在聽老貓對話的白色母貓的注意力。洞裡有幾隻貓兒跳了起來,跑過去找他們。

 

  「你們有沒有抓到什麼?」其中一隻熱切喊道。

 

  「是啊,你們的獵物呢?」另一隻追問道。

 

  為首的貓兒悲傷地搖搖頭。「對不起,獵物不夠多,沒能帶回來。」

 

  貓兒們懷抱的希望頓時像烈日下的薄霧瞬間散去。他們互看一眼,垂頭喪氣地各自

走開,尾巴拖在地上。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