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放棄吧,亞普!我是你的艾爾帕!」

嘰喳上氣不接下氣壓倒在亞普身上,他倆周遭掀起一陣漫天煙塵。在太陽之犬照耀之下,漫長的炙熱天氣使得修剪整齊的草地變得枯黃,兩隻小狗就這麼滾落到長爪種植的一排花圃上。圍欄內的小天地如此井然有致與安逸!正需要一場混戰給這地方帶來一點生氣。

亞普踢著小腳,扭動身子從嘰喳身子下方鑽出,然後壓倒在妹妹身上。

「不,你不是。我才是艾爾帕!」

嘰喳噴出一鼻子灰,拉高分貝嚷嚷著。「你等著吧,亞普。」

她笨拙地攀上他的頸背,亞普仰躺在地,等妹妹撲上來之後,立刻用他細小的牙齒咬住她的前腿。

「哎喲!」嘰喳發出哀號。

「我傷到你了嗎?」他嘴裡正咬著她的腿,到抽一口氣。

「哈!」嘰喳利用他的罪惡感,扭過身子,往前衝。「騙到你了,亞普!」她回頭對他說。

「你怎麼可以這樣……」亞普飛快起身,展開追逐。「看我怎麼收拾你……」

霎時,他煞住了腳,皺縮起鼻子。這是什麼味道?

嘰喳衝向長爪的房子方向,消失無蹤,吠叫聲逐漸消隱,但是亞普突然間一點也不在乎。刺鼻的氣味令他的鼻子難受,他忍不住咳了出來。他的腳爪不斷抓扒自己的口鼻,不斷搖著頭,猛眨眼。

亞普再次打了個噴嚏,仍舊覺得呼吸困難,他別無選擇,只有將難聞的氣味大口吸入嘴裡。他痛苦的發出抽噎。

這真是可怕極了,究竟是什麼氣味令他如此難受?狗母親在哪裡?亞普痛苦地蹲伏在地,渾身發顫。

等等,他心想。我現在是隻大狗了

亞普站起身,甩甩身體。氣味十分刺鼻,不過他是個優秀的搜索者,未來肯定是這方面的佼佼者!我可以自行調查。亞普嗅聞空氣,跟隨氣味,試著忍住噴嚏與咳嗽。氣味燒灼他的喉嚨……

那裡!長爪房子的大門敞開著,亞普利用鼻子將門打開些。這裡的氣味格外刺鼻,他的雙眼忍不住盈滿淚水。但我正在進行調查,不能回頭……

他試探性爬進屋內,爪子在硬木板上嘎嘎作響。長爪的幼子在他面前出現,他的年紀最輕,長長的金髮在後腦杓扭成一個髮辮。亞普喜歡她。她經常對他叫嚷著,要他陪她玩,不過現在她並沒有這麼做。

她全神貫注在新遊戲上頭,爬到椅子上,朝那個長爪用來烹煮食物的金屬爐台靠近。亞普皺起鼻子,把頭偏向一邊,困惑不已。

小長爪手裡頭拿著東西,亞普聽見她搖晃著它發出咯咯聲,從裡頭拿出小木棍。只不過是個遊戲罷了?他心想。她正在把玩一個新玩具,說不定我可以加入!

不過小木棍聞起來的味道不對勁,亞普在這個距離都聞得到。小木棍一端是紅色,像沾了鮮血似的,而且帶有刺鼻的氣味。此時,他聽見蛇一般的嘶嘶聲響十分駭人……

事情很不尋常。

霎時,亞普顧不得自己是否會陷入麻煩,這氣味、噪音與怪異的小木棍簡直令他無法忍受。停止遊戲,小長爪,快停止!他仰起頭,盡可能大聲吠叫。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