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甜心鬆開幸運,往後退,史奈普與布魯諾也跟著照辦。空氣中依舊迴盪著尖銳的嗥叫聲。幸運甩甩身上的毛髮,感覺鬆了一口氣,脖子與腿卻隱隱抽動。

「是暴雨將至,不是嗎?」甜心低吠。

幸運十分明白並不是暴雨。頭頂的天空依舊湛藍一片,儘管如此,不安與哀鳴聲令他的觸鬚也感覺得到震顫。天空並未降下雨水,幸運沒有嗅聞到一絲大雨將至的氣味。

「我想是大咆哮要來了。」幸運不想要驚嚇甜心,但是他沒辦法說謊。低沉的怒號就像從前在收容所聽到的一樣,接著周圍的一切開始崩塌,不過這回聽見的聲音更加巨大且驚駭。

眾狗紛紛對他投以緊張的神情,接著響起幾聲聽起來不像雷聲的怒號,其中幾隻狗嚇得跳起。黛西緊張地胡亂吠叫,幸運則試著集中精神,鍛鍊他的感官,嗅聞著空氣。他只聞到風中傳來一絲怪異的氣味,大地傳來刺鼻的氣味,還有河水的腐敗味道。幸運不禁回想起先前見到的那條有毒河水,水面閃爍著一道綠色的發光物質。他走上前,嘴巴微張,仰起脖子,豎起耳朵。

貝拉走近他的身邊。「一股怪味。」

「是啊。」幸運同意,惡臭刺痛他的鼻子。

在場其他狗現在也都聞到了難聞的氣味。年紀輕的狗兒開始大聲吠叫,胡亂轉著圈。幸運的四肢嚇得一直發抖,一股力量催促他快逃,但是他要逃去哪?他甚至不確定這聲音與惡臭從哪裡傳來。

遠處的呼號聲令其他狗兒瘋狂發出吠叫,幸運轉身望向艾爾帕,納悶他是否會叫大夥安靜。狼犬卻愣住不動,望著天空。

「怎麼回事?」麥基焦急問。幸運轉身望向森林升起的黑影,幾乎喘不過氣。黑影像是烏雲,甚至更加漆黑。更像是他曾在大城市見過的場面,幾輛籠車在路上撞成一塊兒,起火燃燒引發的濃霧。

這應該是味道的來源,城市。大地是否再次像大咆哮發生時翻轉過來?但是他們卻沒有感覺到地犬在搖晃……

所有的狗兒受到眼前那一片烏雲所撼動,嚇得叫不出聲來。

麥基的尖耳朵服貼在臉側。「它會傷害我們嗎?」

貝拉則是來回踱步。「顯然它離我們還有一段距離。」

「我們別冒險靠近。」陽光嚷嚷道。「應該快點離開。」

「去哪兒?」史奈普問,她看看月亮及她的孩子們。「移動營區並不實際,是吧?」

「我真的不認為留下來是安全的。」麥基說,他的黑色眼睛直盯著遠方的烏雲看。

有著長耳的棕黑色母犬春天咆哮道。「你們想到哪兒都行,拴鍊犬!這裡是我們的地盤,我們可不打算棄守!」

「我不怕那片烏雲。」棕白犬達特附和,但她的聲音發顫,尾巴低垂。

甜心拖行著腳步,顯得躊躇猶豫。「我從未見過這樣的景象,你認為呢,艾爾帕?」她將視線從遠方的烏雲移開,轉而望向荒野狗幫的領袖。

艾爾帕依舊杵在原地,尾巴下垂,身體起伏。幸運望著狼犬,驚訝他的轉變。

他六神無主。幸運驚覺,必須要有個領導者控制這裡的場面。

他望向天空,黑色濃煙從遠方的森林升起。煙霧與風接觸之後不斷擴大,甚至越過風向上飄飛。儘管隔著一段距離,幸運仍聞得到腐臭的氣味。腐敗的味道刺痛他的鼻子,令他的腹部及胸口急喘。萬一這氣味飄向他們將會如何?這些煙霧是否會對他們造成傷害?幸運從未聽說過這樣的事情,不過從前他也沒聽過河水有毒,要不是布魯諾遭河水毒害……他們每天都在學習接受新的事實。

「我認為我們必須離開這裡。」他告訴甜心,其他狗兒聽見他這番話,轉身望向他。

崔奇口氣頑強地大喊。「這裡是我們的營地,我們不該棄守!」

「我們可以另尋其他地方。」幸運回答。「麥基說得沒錯,這裡並不安全。」

「你懂什麼?」達特大聲咆哮,朝幸運齜牙咧嘴,接著轉身面對狗幫其他成員。「他畢竟是個叛徒。這是我們的營地,他不能一見到麻煩就要我們撤離!」她望向艾爾帕尋求支持,但狼犬卻緘默不語,面對黑色濃霧依舊束手無策。

貝拉轉身面對達特與崔奇。「幸運認為我們應該撤離,我也同意。」

「他又不是我們的艾爾帕。」崔奇發著牢騷。「你也不是。」

幸運望著黑色煙霧在天空繚繞,腐敗的氣味燒灼他的鼻子,令他疼痛難耐。「濃霧是由腐敗的氣體組成,會讓我們生病。」

「幸運的直覺向來敏銳。」說話的是甜心,她默默在一旁觀看,目光從黑色的濃煙移回艾爾帕與幸運身上。她以高階的職權對所有的狗兒說,「我從前……見過類似的景象。如果幸運認為留下來不安全,我相信他的判斷。」

幸運聽見這番話高舉尾巴,他轉身望向其他狗。「崔奇、春天,你們的鼻子比在場其他狗靈敏,難道不認為濃霧的味道不對勁?」

 

購書指南:《狗勇士首部曲之三:黑暗降臨》

博客來金石堂誠品晨星網路書店

 
創作者介紹

貓戰士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