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帕臉部扭曲,發出恐怖的吠叫,荒野狗幫的棕白獵犬史奈普卻顯得若有所思。幾步之遙,月亮與費瑞依舊守候在倖存的幼犬身旁,他倆彼此交換眼神,月亮步上前去。

「若不是拴鍊犬的幫忙,我們恐怕要失去三隻幼犬,而非只有可憐的小法茲。」

艾爾帕望著幸運好一會兒,狼犬的黃色眼瞳惡狠狠看著他。「這並不能改變他欺騙我們的事實。」他大聲咆哮。「幸運將危險與死亡帶進我們的營地。」他目露兇光望著拴鍊犬。「荒野狗幫迎戰狐狸時,還得拯救弱者,我們不能保護跟幼犬一樣軟弱無力的拴鍊犬成員。」

黛西聽見這番侮辱寒毛直豎,麥基戴著主人的棒球手套,氣得用前爪抓扒一旁的草地。

這時候只見貝拉步上前去。

幸運心跳得好快。如果妹妹膽敢挑戰艾爾帕,恐怕只會讓情況更糟。他說不定會除掉幸運,將拴鍊犬驅離,給他們一個教訓。但是貝拉卻低著頭,頭也不抬,畢恭畢敬對艾爾帕說話。

「對於將狐狸引誘至你的營地的事我感到十分抱歉。此舉真是不智,愚蠢至極。」她的尾巴垂在身後。「狐狸欺騙了我,我相信他們會遵守承諾。我絕對不會再犯相同的錯誤。說實在,我們只想要分享你們在這裡擁有的資源,並非有意傷害荒野狗幫。」

艾爾帕聽見這番言論大聲咆哮,耳朵直豎,齜牙咧嘴,露出嘴裡的尖牙。

幸運一臉驚訝望著貝拉仆倒在地,臣服對方的領袖。貝拉發出哀鳴,四腳朝天,露出腹部。「我僅代表狗幫,向艾爾帕您做出嚴正聲明。如果你願意讓我們留下來,拴鍊犬將效忠於您。並將遵從您的命令,與您並肩作戰,讓你的狗幫勢力更加強盛。我們的狩獵技巧遠比外表看上去更優秀,願意共同完成狗幫的任務。只求一起分享食物與飲水,並饒恕幸運的罪過,他無意造成你們的傷害,對於我們的計畫他一無所知,我敢發誓。狐狸攻擊時,他奮力挺身而出,幼犬的母親不也這麼說嗎?」貝拉迅速瞥了月亮一眼之後,低下了頭。

月亮發出低吠附和。費瑞守護著倖存的兩隻幼犬,他們依靠在他的前腿,他舔舔幼犬的頭。

幸運心跳得好快,內心不再氣憤。他明白貝拉在兩隻狗幫面前臣服於艾爾帕的代價為何。他十分清楚貝拉有多不願意順從魯莽的狼犬。她之所以這麼做無非是為了提供狗幫生存的機會,拯救幸運一命。

她並未遺棄我。

他想起當年那隻仍叫做嘰喳的妹妹,她聰明、霸道、對一切充滿好奇、忠於自己─她向來如此。

艾爾帕甩甩身上的灰色粗毛,粗糙的爪子抓搔著其中一隻大大的尖耳。他環顧他的狗幫,揣測他的成員們對於貝拉這番臣服的言論有何感想。達特的頸背依舊高聳,崔奇與春天則顯得放鬆不少,史奈普笑著吐出舌頭。懷恩轉身離開,月亮與費瑞直挺挺站著,望著他們的領袖。

幸運屏住呼吸,等候艾爾帕的判決。

「我願意讓你們加入。」狼犬最後開口說,「但你們只能從低等位階做起,接受巡邏犬的訓練,並從事最瑣碎的打雜工作。如果你們自認為有能力加入威風的狩獵犬行列,就得努力,參與崇高的戰鬥,替自己爭取機會。這些是我的要求。」

瑪莎、布魯諾與黛西下意識望向幸運,他們已經習慣聽從幸運的意見。幸運舔舔下顎,他們何來選擇的餘地?若沒有經過艾爾帕的允許,拴鍊犬無法取得食物與乾淨的飲水,這些資源皆隸屬於荒野狗幫的地盤。

在幸運開口之前,艾爾帕再度開口。「你們這群愚蠢的拴鍊犬,瞧瞧他。難道你們不知道幸運在荒野狗幫裡位居最低賤的歐米茄位置?」

艾爾帕睜大了眼瞪著拴鍊犬,向他們挑釁,但沒有誰敢做出回應。幸運見到懷恩的臉上出現一抹竊笑,他醜陋的臉龐佈滿皺紋。幸運只得垂下頭,忍住不發出怒吼。他很清楚曾經身為最低位階的懷恩遭受過什麼樣的屈辱。

艾爾帕還未打算放過他們。「新任的歐米茄得接受背叛狗幫的永久印記,他的身體將留下一道疤痕,提醒所有狗他做過的事。」

幸運發出吠叫。他想到蒙奇在他與懷恩的設計之下,搶先偷吃,被降級為歐米茄。艾爾帕朝蒙奇猛衝,在他身上一陣抓扒,甜心跟著補上一記,朝蒙奇的傷口猛咬。

「噢,艾爾帕。」有著蹼爪的大型拴鍊犬瑪莎求饒。「請大發慈悲!」

站在瑪莎身邊的小黛西跟著苦苦哀求。「求求你,幸運會對你言聽計從,我們保證,你不必懲罰他。」

幸運低聲哀鳴表達感激,崔奇與春天跟著加入求情。「我們也都這麼認為。」崔奇大喊。「被打入歐米茄這個懲罰已經足夠。」

費瑞抬起頭,充滿疑惑,就連甜心似乎也感到不確定,雖然如此,她仍保持緘默。

艾爾帕發出嗥叫,狼一般的長嘯,打斷此起彼落的哀求聲。「如果拴鍊犬要加入,狗幫就必須制定更加嚴格的規範!這是幸運背叛與欺瞞我們的代價。」

幸運無法想像荒野狗幫要制定更加嚴格的規範,艾爾帕領導的狗幫已經十分有組織,狩獵與享用食物皆受到嚴密管控。階級高低甚至影響睡眠的地點。

幸運冒著生命危險與狐狸奮戰,然而荒野狗幫的領袖依舊決定傷害並羞辱他。想到自己得遭受無情的處罰,他的四肢忍不住顫抖,感覺自己的頭沉甸甸的。

眾狗紛紛發出嗥叫,彼此為了幸運的命運而爭論不休。

「等等!」農場犬麥基打斷大夥。他站在主人的棒球手套上,耳朵服貼,頭卻抬得高高的。「我認為,彼此爭論簡直在浪費時間。何不將這份精力耗費在求生存這件事上,而不是爭論位階高低。」麥基心不在焉踩在手套上。「貝拉與黛西都是優秀的狩獵犬,荒野狗幫可以利用他們的優點,何必等待機會再派上用場?」

「因為我們必須服從命令。」荒野狗幫的棕白毛色雜種狗史奈普說,「不論喜歡與否,狗幫必須服從命令行事,我們向來如此。」她在說明道理,不帶有任何惡意。

 

 

購書指南:《狗勇士首部曲之三:黑暗降臨》

博客來金石堂誠品晨星網路書店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