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幸運愣住不動,四肢忍不住發顫。群狗一陣緘默。

艾爾帕寬闊、狼一般的面孔總是難以捉摸。他在大石頭上站起身,高高俯視著兩群狗幫。站在他身旁的是甜心,漂亮的快腿犬,直直地盯著幸運瞧。但幸運絲毫不敢正眼看她。

扁鼻子小狗懷恩吐著舌頭,張嘴說道:「你瞧,我說的沒錯吧!城市佬的確是拴鍊犬的奸細,他跟那隻長得像他的狗見面!」懷恩轉身望向貝拉,她怒視著懷恩,直到他畏縮。「我看見他倆……」小狗拖長了語氣。

幸運試著保持尾巴高聳,他不能就此屈服。這將顯示他的軟弱,他在兇猛荒野狗幫面前的地位也將毀於一旦。

大夥都在等著他的解釋,想聽聽他要怎麼說?正如懷恩所言,他的確在監視著他們。但他從未想過貝拉會利用他提供的訊息,攻擊荒野狗幫成員。

幸運搜尋眾狗的臉龐。

我現在該怎麼做?如果我展現自己效忠拴鍊犬,荒野狗幫成員肯定會要了我的命。但我怎能背叛拴鍊犬呢?貝拉畢竟是我的親妹妹……

他與拴鍊犬經歷過這麼多大風大浪,而荒野狗幫也接受他成為其中一員,一同經歷過大咆哮,看見神靈之犬在他眼前出現。他能夠感覺到彼此連結一起的龐大力量,儘管他妨礙艾爾帕執行嚴苛的階級制。

還有甜心……他偷偷朝她的方向望過去,他倆四目交接。他看到了痛苦、困惑,也看到了希望。

她抬起頭。「幸運為了保護幼犬的安危,勇於跟狐狸群奮戰。不管他從前做過什麼……他不是拴鍊犬,他現在是野狗幫的一員。」她柔軟光滑的耳朵抽動了一下,目光望向一旁。儘管說出這番言論,聲音卻帶著不確定。

她像是在說服自己相信,幸運心想。她想要說服自己,我是她心目中認定的那個幸運……

幸運帶著感激發出吠叫,儘管他不確定自己究竟站在哪一邊。

他望著自己的妹妹,貝拉對他怒目相視,微微板起臉。

她明白這番話說的沒錯,我的心的確向著荒野狗幫。

霎時,幸運內心充滿愧疚。接著,他提醒自己,要不是貝拉,他也不會選擇加入荒野狗幫!都是她引狼入室,她肯定是發了瘋,才會相信那群狡猾的狐狸。

等到貝拉一帶領那群狐狸來到荒野狗幫的巢穴,他們立刻將貝拉與他們之間的協議拋到腦後,攻擊月亮,並威脅要吃掉她的孩子。見到狐狸的惡行,拴鍊犬與荒野狗幫成員立刻加入保護幼犬的行列,為此奮戰,黛西與蒙奇率先發難,接著其他成員也加入。雙方為了對抗邪惡的狐狸而一同奮戰,宛如一隻聲勢浩大的狗幫。

幸運留意到月亮與費瑞站在離大夥後方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倖存的幼犬妞妞與北鼻依偎在父母身邊。幸運內心深感遺憾,想起騷動的場面與恐懼,狂亂的吠叫,還有不幸喪生的無助小狗法茲和可憐的蒙奇。

艾爾帕低啞著嗓音說:「幸運或許曾是荒野狗幫的一員,但是這並不能替他的背叛找藉口。你有什麼話要替自己辯解,城市佬?」

幸運舔舐腿上遭狐狸咬傷的部位好一會兒。他向來急中生智,但是這一次他找不出理由替自己辯解。

身為獨行犬單純多了,不必跟誰解釋。還是我徹頭徹尾都無法成為獨行犬?

幸運吞了吞口水,他的喉嚨乾渴。「的確,我遊走在兩隻狗幫之間。」他開口說。

身材細瘦的棕白獵犬達特發出嗥叫,長耳兄妹檔崔奇與春天迅速跟著附和。他們曾是他要好的伙伴,如今卻對他怒目相視,頸背高聳。

幸運掙扎著別轉身跑向森林。如果他當真這麼做,就再也別打算回來。他必須勇敢撐下去。

「我有幸認識你們。」他堅強地說,「我不斷在想這個問題……我之所以加入荒野狗幫是否早有安排?地犬咆哮,河水之犬帶來乾淨的水源,森林之犬保護我一路抵達荒野狗幫的營地。我總在需要幫忙的時候遇見朋友……收容所的甜心,我的妹妹貝拉……甚至天犬與月亮之犬似乎一路帶領我走到這步田地。」

達特依舊發出咆哮,但是其他狗兒卻啞口無言。幸運知道大夥正屏氣凝神聆聽他接下來怎麼說。

「看看狗幫們是如何加入戰局對抗狐狸的?」他繼續往下說,「大夥各自扮演著自己的角色,像是費瑞和瑪莎這樣的大狗,還有像史奈普以及黛西這般嬌小的鬥士。狗兒們各自來自於不同的背景,不論身份是在荒野生活的狗或是拴鍊犬。」幸運停頓下來,眼神凝視著聚攏一塊的群狗。「你們不認識彼此,卻為了同一個理由毫無懼色地奮戰。或許神靈之犬引領我到這裡來,是為了讓兩隻狗幫有機會合作?」

 

 

購書指南:《狗勇士首部曲之三:黑暗降臨》

 

博客來金石堂誠品晨星網路書店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