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空氣傳來刺耳的爆破聲響,遠方雷聲隆隆。天空下起傾盆大雨,被大雨沖刷乾淨的石頭,落入湍急的溪流中。亞普把臉埋進狗媽媽的腹部,輕聲啜泣。他的妹妹嘰喳緊貼著他,渾身顫抖。

「孩子,沒什麼好怕的。」狗媽媽舔舔他們的耳朵,安撫他們。

母親的聲音令亞普感覺安全。霎時,一道閃光令他睜不開眼,之後世界返回黑暗。手足們發出低吠,蜷縮在一塊兒尋求安慰,令他頸背發毛。

狗媽媽伸出其中一隻大腳掌將他們往她身上靠攏,緊緊抱住她的孩子,用舌頭舔舔他們,安撫道:「我知道這聲音很恐怖,不過這只是打雷而已。天犬與閃電打架,對他們來說只不過是在鬧著玩。」

閃電再度劃過天空,接著雷聲隆隆作響,頭頂一陣狂風呼嘯而過,聽起來不像是在打鬧。

「他們不會傷到彼此嗎?」亞普想起母親曾要他們嬉鬧時動作輕點。

「不會,他們不會傷了彼此,不過是在玩耍。」狗媽媽依次蹭蹭小狗們。「天犬也跟你們一樣有兄弟姐妹,閃電則是他們的朋友。朋友與兄弟姐妹們會彼此相依偎著,不論好與壞。」

「但是他們似乎很憤怒。」約爾低聲說。

「你確定他們只是在嬉鬧?」史尼普接著問。

「是的,我很確定。」狗媽媽口氣堅定。「現在,我的孩子們,該睡覺囉。不久,天犬們也將進入夢鄉。」母親的聲音似乎意有所指,令亞普不禁凝視著她那雙深棕色的眼瞳,小狗們則聚攏一起,緊貼著母親平緩的心跳。

狗媽媽迴避他的目光,轉身透過窗戶玻璃,凝視著消失於漆黑、溽濕天空中的月亮之犬。亞普看見母親沉思的臉龐,或者這只是出於他的想像?

聽見手足們傳來的打呼聲,亞普的頭也開始沉重。他想要問母親更多關於天犬們的事,但是他實在睏極了,於是垂下了頭,眼皮跟著闔上。

 

亞普醒來之後,暴雨漸緩,但雨勢仍然持續不斷。太陽依舊沒有露臉,手足們蜷縮一塊兒睡得香甜,身體緊貼著他,既柔軟又溫暖。亞普突然感到一陣驚慌,因為他發現不見母親的蹤影。他嗅聞著空氣,追尋母親的氣味,然後發現母親就在附近,他在陰影中見到了母親的身影。

母親凝視著雨水啪搭啪搭地打在窗戶玻璃上,她抬起頭望著天空,彷彿在守護著他們。亞普走近母親,母親輕搖著尾巴,轉身迎向他。這次,亞普十分確定他見到了母親臉上的愁容。

亞普投入母親的懷抱,卻又退後幾步,「媽,天犬與閃電並非在打鬧,對吧?究竟是怎麼回事,是壞消息吧。」

母親低下了頭。「你想太多了,亞普。小狗不該如此多愁善感。」霎時,母子倆同時抬起頭望向窗戶玻璃,不過夜空漆黑一片。「我以前見識過暴風,與這次的暴雨並沒有什麼不同,然而,空氣的氛圍似乎讓狗覺得……緊繃。天犬的嗥叫聲低沉許多,或許他們當真在嬉鬧,或許……」

亞普滿心期待望著母親繼續往下說。

「或許他們真的在大發雷霆。」

亞普忍不住顫抖。「什麼事讓他們發這麼大的脾氣?」他思索了一會兒。「他們生誰的氣?」

狗媽媽嘆口氣。「我不知道,亞普。可能是狗兒做錯事惹惱了他們,他們想要藉此嚇唬我們,提醒誰才是老大。」

亞普睜大了眼。「狗兒做錯了什麼讓天犬生這麼大的氣?閃電是狗群的朋友,絕對不會跟我們反目成仇,是吧?」

「你說的對。閃電跟天犬在天上保護我們。也許是其他原因。沒什麼東西比神靈之犬的直覺更加敏銳。他們感受得到威脅的逼近,發出嗥叫聲,警告我們危險的存在。」

「危險?但是你說過沒什麼要擔心的!」亞普憂心地垂下尾巴。「你為什麼要我們不必害怕?」

「我只是猜測。只不過是風吹雨打,沒必要讓你們憂心忡忡。」狗媽媽俯身向前,舔舐他的臉龐。

亞普抽身,望著母親的眼睛。「如果有必要擔心,事先知道不是比較好?否則我們要如何保護自己?」

狗媽媽態度堅定。「恐懼對狗兒來說沒有好處,不管發生什麼事,天犬都會保護我們。」

窗戶玻璃外漆黑一片的天空再度發出隆隆聲響,颳起狂風,大雨滂沱而下。亞普發出低吠,把頭埋進母親的前腳。他向來欽佩閃電,他勇敢、忠誠,將天犬視為他的夥伴。如今,亞普卻感到疑惑。不知神靈之犬當真發怒了,或者甚者連他自己也感到害怕?

「別擔心,亞普。我確定天犬們只是在打鬧,不會造成任何傷害。」母親安撫的話此時發揮不了作用,但是亞普不想再反駁母親。不久,天犬們將安詳進入夢鄉。「他們嬉鬧時真吵。」

狗媽媽用鼻子蹭蹭他的臉。「當然囉,他們都是偉大的天犬,你不可能指望他們安靜地玩耍,是吧?」母親將他輕推向手足們,仔細進行睡前的繞行儀式,然後在他們身邊躺下。

亞普最後望向窗外的滂沱大雨,他躺在嘰喳身旁,她的鼻子輕輕發出呼嚕聲,卻未驚醒。

狂風呼嘯,敲打著窗戶玻璃。亞普頸背高聳,闔上雙眼。他想起狗媽媽擔憂的另一件事不免渾身發顫──天犬的嗥叫聲像是在警告。究竟是什麼事,令偉大的天犬們也會感到驚恐?

 

購書指南:《狗勇士首部曲之三:黑暗降臨》

博客來金石堂誠品晨星網路書店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