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說服了甜心,她最後回頭一瞥,才轉過身。啟程時,她長嘆了一口氣。
  幸運打心底鬆了一口氣,與甜心並肩前行,每走兩步,身體便微微碰觸一塊兒。
  「收容所也有你的朋友嗎?」甜心問。
  「我?」幸運語氣俏皮,想要逗甜心開心。「拜託,我可是隻獨行犬。」
  甜心斜暱了幸運一眼。「我從沒聽過這種事,每隻狗皆有隸屬自己的狗幫!」
  「除了我,我喜歡單獨行動。我是指,對有些狗來說,我肯定是獨立生活的佼佼者。」他趕緊接著說明,以免顯得自己太過驕傲,   「打從我離開手足們之後,我就獨來獨往。」他忍不住驕傲地抬高了頭,「我可以自己照顧好自己,對一隻狗來說,沒有比城市更棒的地方了。我會帶你去大開眼界!你可以在那兒找吃的,在溫暖的水泥牆縫中睡覺,也找得到遮風避雨的棲息處……」
  情況依舊如此嗎?
  他猶豫了一會兒,目光徘徊在慘遭蹂躪的街道、粉碎的牆與碎裂的玻璃、傾斜扭曲的道路,以及遭棄置的籠車。
  這地方不安全,幸運心想。我們得盡快離開這裡。
  他不會讓甜心感染到他的恐懼,她已經夠擔心了。他唯一要做的是分散她的注意力。
  太棒了!
  幸運興奮大叫。他們走過轉角,來到路中央,眼前又是一片狼籍。幸運嗅嗅鼻子─食物!
  他拔腿狂奔,開心地跳到一個大型、翻倒的金屬箱子旁。他曾見過長爪把牠們不想吃的東西扔進裡面,然後再把它鎖起來,如此一來,幸運就沒無享用這些棄置的食物,大快朵頤一番。但是此時眼前的箱子倒了下來,腐爛的食物灑了一地。黑色的烏鴉啄食著腐食,跳來跳去。幸運高舉著頭,盡可能大聲吠叫,受到驚嚇的烏鴉嘎嘎叫著,稍微飛離開了些。
  「來吧!」幸運提高嗓門,跳到這堆發臭的食物旁,甜心跟了過來,開心地叫著。
  正當幸運忙著在成堆的垃圾內翻找,他聽見烏鴉振翅飛下來的微微聲響,於是他往前一跳,一口咬住那隻憤怒的鳥,牠只得用力鼓動翅膀飛離。
  最後幸運奮力一叫,趕走烏鴉,騰空的腿站回地面後,腳掌在地面一滑。受傷的腳掌令他忍不住喊痛,像是遭遇最兇狠的狗,被對方的長牙狠咬好幾口。他忍不住痛得哀叫。
  甜心朝那群烏鴉追趕過去,把牠們嚇得飛走,一隻都不剩。幸運蹲坐下來,舔舐傷口,一邊不忘用力嗅聞著空氣,享受著地上那堆棄置的食物傳來的氣味。這份滿足感令他好過了些,暫時忘卻了肉體的痛楚。
  幸運與甜心享用著烏鴉留下的美食,心情愉快許多。甜心在紙筒內翻找到雞骨頭,幸運則找到了麵包邊,但是能吃的食物實在少得可憐,特別是他們現在正胃口大開的時刻。
  「看來我們會在這座城市裡餓死。」甜心咕噥著,舔著那個曾裝著食物的空紙筒。她放下紙筒,把整個頭探進去。
  「我向你保證不會,而且能吃到真正的美食。」幸運滿腦子想到的都是他曾造訪那地方的畫面,他開心地蹭著甜心的身體,「我帶你去的地方可以跟栓鍊犬享用同等級的美食。」
  甜心豎起耳朵。「真的?」
  「真的,那地方會讓你對城市改觀。」
  幸運自信滿滿的往前走,想到嘴裡的美食,口水都要流下來了。甜心跟在他身後緩緩走著。奇怪的是,她的相伴竟令他感到快樂,幸運對自己能夠幫助她感到滿足。通常現在的他早就想要獨處……現在卻沒有。
  或許大咆哮改變的不僅僅是這座城鎮。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