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活動】
   § 繪圖投稿《我心目中的貓戰士》
  【詢問】
   § 關於回函卡及其他

  【下載】
   § 會員訂購單 2016年2月最新版

 

  眼前可見已經崩塌、嚴重傾斜震開的道路。崩裂土地暴露的長水管高高地噴出水柱,在空氣中顯現七彩的顏色。此外,幸運觸目所及歪斜的城市大街,只見高掛在天的太陽之犬發出光芒,將扭曲變形的金屬映照發光。記憶所及曾經是花園的地方留下一灘平靜無波的水窪。高聳、堅固的長爪家園如今倒塌,頹圮一片,彷彿被長爪的巨拳揮了一下。遠處損毀的籠車傳出的哀鳴聲無人回應。
  「大咆哮的破壞力……」甜心咕噥著,既驚又怕。
  幸運也顫抖著。「長爪的摧毀能力的確不容忽視,而且牠們總是成群結隊,從不落單。」他豎起耳朵,伸出舌頭嚐著,塵土與地底的味道難聞極了,「就連籠車也毫無動靜。」
  幸運斜偏著頭看著其中一隻籠車,牠的前端半埋在頹圮的牆裡,鐵製的軀體發出光芒,不再發出轟鳴聲,像是沒了生命跡象。
  甜心一臉驚恐。「我對牠們一無所知,你稱牠們是什麼?」
  幸運狐疑地望著她,她竟然不知道籠車的作用?
  「長爪利用籠車行動,因為長爪跑得沒有我們快。」
  甜心對於長爪的最基本認知都毫無概念,這件事令幸運感到不可置信。想到自己將與甜心一起行動不免憂心忡忡。要想在困境中求生存,甜心顯然太過天真。
  幸運再次嗅聞著,城市的新氣味令他不安,腐敗的味道持續發出著死亡與岌岌可危的氣息。
  這氣味聞上去不再有家的味道,他心想。
  他踱步至水柱噴發的地方,地面破了好大一個洞。洞裡有石油湧出,表面閃耀著五彩顏色。幸運不喜歡石油的氣味,覺得難聞極了,但他口渴得要命,顧不得味道如何,大口大口舔著喝,他瞄到一旁甜心的倒影也跟著舔舐。
  甜心率先抬起頭,舔舔自己尖突的上顎。「這地方出奇的安靜,」她咕噥著,「我們得快點離開這座長爪鎮,上山去找個藏身處。」她的毛髮豎起。
  「這地方再安全不過。」幸運說,「說不定可以在牠們的巢穴找到吃的。相信我,藏匿食物的地方一定很多。」
  「那裡也可能躲著其他動物。」她顯得不悅,「我不喜歡。」
  「你在害怕什麼?」幸運看著甜心纖瘦的軀體與長腿,輕而易舉地越過高聳雜草,「我敢說你奔跑的速度無人能及。」
  「我可沒辦法應付轉角。」她緊張地左顧右盼,「城市裡總是有太多轉角,我適合在曠野奔跑,在那裡才跑得夠快。」
  幸運環顧四周,甜心說得對,這地方房屋林立,她的抗議不是沒有原因。「我們要拚命趕路,長爪說不定還在附近蟄伏,不論我們是否看得見牠們,我可不想再回到收容所。」
  「我也不願意。」甜心附和,噘起的嘴露出白色的長牙。「我們必須找到其他狗兒,組成強大的狗幫!」
  幸運狐疑地皺起鼻子,他不是那種合群的狗,跟一大群狗共同生活,彼此相互依賴,服從艾爾帕,令他難以想像。他不需要其他狗的幫助,更不願意幫助其他狗,一想到要與其他狗兒相處,幸運不免起了雞皮疙瘩。
  甜心顯然不這麼認為,他心想。
  甜心整個興致來了,叨叨絮絮地說起故事。「你肯定會愛死了我們這群狗!我們一塊兒奔跑、覓食,追逐兔子與老鼠。」她的語氣和緩下來,似乎正嚮往著奔跑在荒野的生活,「直到長爪出現,毀了一切。」
  甜心聲音中透露的悲傷令幸運忍不住問:「發生了什麼事?」
  她搖搖頭。「對方數目眾多,將我們團團包圍,全都帶著相同的棕色毛!牠們簇擁在一起,要將我們一網打盡,但是我們不願讓任何一隻狗落單,這是狗幫的律法。我們誓言團結一致,不論困苦或是喜樂。」甜心停頓下來,深黑色眼瞳變得飄邈,止不住發出嗚咽。
  「狗幫跟你都被關進了收容所。」幸運十分同情他們的遭遇。
  「是啊。」她頓了頓,「等等,幸運,我們必須回去!」
  甜心倏地轉過身去。幸運一個箭步衝到她的面前,阻擋她的去路,「不,甜心!」
  「我們非回去不可!」
  幸運擋住兩邊的路,不讓甜心有機會溜掉。
  「他們都是狗幫的夥伴,我不能拋下他們,我得找到他們!萬一其中仍留有活口……」
  「不,甜心!」幸運提高音量,「你也知道那地方已經慘遭蹂躪!」
  「我們或許遺漏了……」
  「甜心。」幸運放緩語氣,試探性地舔舔她悲傷的臉龐,「那地方成了廢墟,他們全都命喪黃泉,成了地犬。我們不能在此地逗留,長爪很可能隨時回來……」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冰花
  • 頭香!!(終於搶到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