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鋸和小焦不理她,轉身背對這群較年幼的貓兒。「你先攻擊我,」小焦一聲令下。小鋸倏地撲向手足小焦,瞄準他的耳朵出擊。小焦快閃過去,一把揪住小鋸的尾巴。小鋸一個翻身,揚起四肢抵擋他的攻勢。

小黃心裡雖然很不是滋味,但還是忍不住佩服起這兩隻較年長的公貓。她的四肢蠢蠢欲動,很想立刻練起他們的打鬥招式,但她知道她和手足們若真的試了,只有被恥笑的分而已。

「走吧!」小果戳戳她,「我們去看看刺藤叢裡有沒有老鼠可以抓。」

「就算有,你們也抓不到,」小鋸喵聲說,站起身把皮毛上的碎石礫甩掉。

「我又沒有跟你說話。」小果豎起皮毛,露出如針般尖細的牙齒。「寵物貓!」

頓時五隻小貓全愣在原地。小黃可以感覺自己的心臟怦怦跳著。她和手足們都曾聽過長老們為了小鋸和小焦的生父是誰而議論紛紛,很好奇羽暴的伴侶是否果真是寵物貓。那隻年輕母貓以前常常到兩腳獸的地盤閒晃,而且從沒看過她和族裡任何一隻公貓有過密切的往來。但小黃知道這件事絕不可大聲張揚。

小鋸走近小果,氣到僵住四肢。「你我什麼?」他大吼,沉著的語氣中帶著殺氣。

小果鼓大雙眼,顯然有點懼怕,但沒有因此退縮。「寵物貓!」他又說了一次。

小鋸從喉嚨發出一聲低吼。小焦露出凝重的眼神,不停伸縮爪子。兩隻貓看起來一點兒都不像毛髮蓬鬆且溫馴的寵物貓。小黃鼓起勇氣打算幫手足解圍。

「小果!」

此刻突然傳來母親的聲音,小黃轉身發現亮花正站在遮蔽育兒室窪地的荊棘叢旁,只見她的橘色虎斑尾巴不耐煩地抽動著。

「小果,要是你不能乖乖玩,就給我回來。小黃、小花楸,妳們也是。不准打架。」

三隻小貓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回育兒室。「太不公平了,」小果的腳掌刷過地上的松葉,嘴裡一邊喃喃道:「是他們先挑釁的。」

「他們只不過是愚蠢的寵物貓。」小花楸小聲說。

小黃來到荊棘叢,忍不住回頭瞄了幾眼。小鋸和小焦就站在空地中央猛瞪著他們的背影。小鋸的強烈憤怒讓她既害怕又迷惑。她可以從怒氣背後感受到他的內心存著一個充滿焦慮疑惑的晦暗地帶。小黃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親蕨足。他不時會說說巡邏隊、狩獵隊還有四木橋集會的事給他們聽,也會任由他們在自己身上爬來爬去,假裝自己是狐狸讓他們攻擊。小黃很愛他,也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像他一樣。

父不詳會是什麼樣的感受?特別是大家都一致認為你是寵物貓的種?

小黃發現小鋸的目光直視著她的眼睛。她慌張叫了一聲,趕緊往蕨叢底下鑽去,倉皇地跟著手足溜進育兒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rriorcats 的頭像
warriorcats

貓戰士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