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況在變,」紅星回答,「星族的旨意也可能會改變?星族賦予每個貓族不同的技能來適應不同的領土。河族的貓擅長游泳,雷族的專長是在矮樹叢間追蹤獵物,天族的貓善於爬樹,因為他們領土沒有什麼遮蔽物。難道這不就意味著每一族都不適合住到別族的領土嗎?」

    一隻坐在巨岩底下、毛髮凌亂的黑色公貓站起來,「你一直說星族要讓五族共存在森林中,但你確定是這樣嗎?四喬木這裡只有四棵橡樹,或許這就代表著應該只有四族。」

  「天族不屬於這裡,」一隻銀色虎斑貓嘶吼著,「我們現在就把他們趕走。」

  天族戰士們各個怒髮直豎,伸出又長又彎曲的利爪。

  「停!」雲星大喊,「天族的戰士們,我們不是懦夫,但我們是打不贏這一仗的。今晚我們見識到戰士守則的價值了,從今以後我們將成為孤立的一族,除了我們自己以外,不再仰賴外族。」

  他跳下巨岩,在他的族貓之間擠開一條路,走到一隻漂亮的淡棕色虎斑貓面前,她的腳邊有兩隻小貓楚楚可憐地喵叫著。

  「雲星,」母貓憂傷地低語,「我們的孩子太小了,禁不起長途跋涉。如果有任何一族願意收留我們,我就待在他們那兒。」

  雷族的巫醫隼翅穿過兩名天族戰士,無視他們的咆哮,低下頭來聞著小貓,「歡迎你們都到雷族來。」

  「你確定嗎?」雲星質疑,「就在剛剛你的族長對我們說過那些話以後?」

  「我相信我的族長做錯了,」隼翅說,「但他不至於會置無助的小貓於死地,他們在雷族會有未來,鳥飛,妳也一樣。」

  淡棕色的母貓點頭致意,「謝謝你。」她轉向雲星,琥珀色的眼中充滿憂傷,「再見。」

  「不,鳥飛!」天族族長十分驚恐,「我怎麼能離開妳?」

  「必須這麼做,」鳥飛顫抖地說,「我們的部族需要你,而我們的孩子現在需要我。」

  雲星低下頭,「我會等妳的,」他輕聲說道,「我會永遠等妳。」他把口鼻貼在鳥飛的身側,「和隼翅待在一起,他會找戰士幫忙把孩子帶回雷族營地的。」他接著對雷族巫醫說:「照顧他們。」

  隼翅點點頭,「當然。」

  雲星痛苦地望著伴侶最後一眼,然後以尾巴向他的族貓示意,「跟我走。」

  他領隊走向山坡,就在他要衝進灌木叢之前,紅星從巨岩上喊著,「願星族與你同在!」

  雲星回頭,冷冷地望著那曾經稱之為朋友的貓,「星族愛上哪兒就上哪兒,」他嘶吼著,「他們背棄了天族,從今天起,我和我們的戰士祖先不再有任何瓜葛。」他無視於四周震驚的喘息聲,有些還是出自於他的族貓,「星族容許兩腳獸摧毀我們的家園。祂們現在就看著我們,在月光照耀下,坐視你們把我們趕走。祂們說森林一向是五族共存,但是祂們撒謊,天族再也不會指望星群了。」

  他最後彈了一下尾巴就消失於灌木叢,其餘的族貓也跟著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rriorcats 的頭像
warriorcats

貓戰士

warrior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